命长

想和你整日厮混虚度光阴

快来玩啊,马上人数破一百了我就不用再发了哈哈哈哈

杂记

昨天才知道yy要出国了。

“那他们以后见面不是跟难了?”

开玩笑的说完这个事后,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开心....

其实我很清醒,cp啊追星啊,多少会成真呢。

其实这样有点自虐,包括我一直在等的,我其实都很清醒,现实的悲观主义者。


可是偏偏人是物非,我曾经以为的,都变了样。

你们还想看什么,快说,我能完美融合!



我的十万字这样分期付款估计要还到2030年......

需要人陪

我又在回忆了,想一些以前的事情。比如我懵懂青涩的喜欢,令人狂热的,美好的事物。此刻的我大概像一位悲壮的殉葬者吧,努力的想在棺椁合上前,最后的在看一眼这个世界,蓝天白云。



可是奇怪的,我不太能想起来了,我们或者说我曾经那段日子。我甚至不太能记得清那家抄手店的具体位置了,怎么会不记得呢,我明明那么喜欢。



我闭上眼睛,努力回想自己还记得什么。徒劳,我不记得他和我分享的秘密,不记得他的声音了,我甚至不太能想起他的脸了。



还有什么呢,还有什么能记起来的呢。



对,那家奶茶店。被遗忘在桌上融化的红豆冰,以及鼻息间交换的炙热呼吸,躲在暗处的耳鬓厮磨。



他的脸可真红,像个苹果。那时候可真好,可惜我不太记得清了。




于是我继续努力回想,可人的思绪是多么容易一哄而上,簇拥着一件新鲜事物,像一群蚂蚁狂热地抬一根稻草一样,抬了一会,又把它扔在那里。


冬日的阳光晒的我有些倦怠,我不太想折磨自己了。


我有点想他了。





....




“305病房的先生今天还是那样吗?”


“嗯,还是不怎么理人。”护工利落的换着床单,对回答医生的例行询问已经习以为常。


“对家人的探望也没什么反应吗,他好像有个爱人呢,怎么不来看看他?”一旁的护士插嘴问。


“他的爱人多年前就离世了,没有子女,现在只有家人会偶尔过来看看他。”医生按下原子笔,记录下每日情况,随口回答了护士的问题。









虐玺子,老夫老夫,竹马竹马,完美融合hhh!

悄咪咪的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想着本来最后一天了,压歌啥的,基本上确定了,然后我就在群里肆无忌惮的随便立flag,什么要是玺子唱依然爱你我就表演胸口碎大石(因为我是个从来不准的人orz...

然后一下说快乐了,来了一句,他要是唱王力宏我就写十万字!!!

我.......

十万字是不可能一次写完的,所以,你们有什么想看的吗,随便点吧,没人的话我就放飞自我了,尽量能在这礼拜末搞点东西出来。

或许我喜欢的,我放不下的,是我付出的热情吧,就像是神庙,即使坍塌,也依旧是祭坛。

【千宏】小洋裙

一个茶余饭后的闲谈里,如果要说起京城权贵谁比谁更贵一点,大家可能还会斟酌一下,相互比对比对。但要说起谁最富,这件事就会很没有可聊性了。






还能有谁,易家呗。易家家主本来是湖南怀化籍的,当时在红色根据地给老将军端茶倒水,老将军看着小伙子挺灵光的,家里又没什么男丁了,就把女儿嫁给他跟着一起回北京了。改革开放前,靠着家里老丈人在中央,投机倒把搞的风生水起,开放后这就更不得了。






总而言之,富得流油。易家女主人走的早,家主虽然风流,但却又实在是只有易烊千玺这么一个儿子。又因为某些方面对孩子的愧疚之情,那是宠到要星星不能给月亮,从小贯彻纨绔子弟养法,混到自家老爹汗颜。






可偏偏吧,这猫嫌狗不理性子,飞扬跋扈就是得了姥爷的宠爱,非说男孩子就算得这种刚烈脾性,你看谁谁家那娘炮儿,多不好。






这里顺带一提,易烊千玺这个混蛋性格,不是普通混蛋。京城圈里谁提上都得抖两下子的那种,你惹他不开心了,总有办法能搞死你。可如果你入了他眼,那可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也就这爱憎分明的性子,让不少想阿谀奉承的人又爱又怕。既想在老虎嘴里讨点好,又怕自己哪个不对惹着对方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刘志宏呢,大概就是易烊千玺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里,在姥爷嘴里听到的唯一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易烊千玺姥爷隔壁院子刘家的小儿子,刘家书香门第,钱是没俩个,可这清贵不是一般人家能比得上的。






这么来说的话,两人一个暴发户一个书香门第,应该是谁都看不上谁,难得凑合到一块去的。可是吧,易烊千玺第一眼看到刘志宏的时候,就已经单方面私定终身了。







其实最让易烊千玺冤枉的是,他也不是天生弯。谁让才六岁的他第一眼看到刚刚五岁的刘志宏的时候,对方粉红色的小洋裙实在是太让人惊艳了。






六岁的易烊千玺,站在姥爷家院子里看到刘家那位小妹妹蹲在门口研究了半天自己小皮鞋终于成功扣好带儿后,易烊千玺拍拍手上的土,拿着姥爷找给自己解闷玩的古董玉扣,走过去。







“喂,我说,要不你当我媳妇吧?这个玉扣可以送给你,你要是喜欢我姥爷家还有好多,都可以给你。”




   “.......”



   被妈妈逼迫穿小裙子的刘志宏现在浑身不自在,懒得理这个傻子。




易烊千玺不太客气的说完,努力忽略自己微红的脸蛋儿,佯装镇定的等着对方回答自己。结果等了半天,发现对方根本没站起来,还在和自己的小皮鞋做斗争。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抬脚踢了踢小妹妹背对着他的小屁股。





结果一个没控制住力气,对方脸着地摔的好不狼狈,粉红色的小洋裙也不能看了。易烊千玺千玺有点慌了,这下更不会答应自己了吧,手忙脚乱的吧对方扶起来。





“你,你没事吧?”



“....”



对方只是挂着眼泪要掉不掉的看着他。



“我不是故意欺负女孩子的,你自己站不稳,不关我事的。”





没想到对方却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易烊千玺这下子真的手足无措了。






刘志宏止不住的抽抽嗒嗒起来,心想这什么人啊,不道歉就算了,还说自己是女孩子,b他惨了。







结果一向犯错免罚的易烊千玺,这次被姥爷逮到欺负隔壁家乖惨了的小儿子后,被罚站了一下午。








十分钟产物,弥补前段时间说准备写个长篇结果有时间了后,我居然把这个事情忘记了....错别字将就一下吧。



搞对象

易烊千玺在国庆节假期第二天的一大早,就开始孜孜不倦的骚扰某人了。


这让好不容易有一次小长假的刘志宏很痛苦,甚至恨不得拉黑掉自己对象。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易烊千玺虽然没假期,但是闲。


再又一次被手机消息吵醒后,刘志宏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点开微信,直接发了一个视频邀请。


“你到底在搞什么?你要是再拿抖音情话刷屏,我就拉黑你!你各人跟我想清楚,你个哈...”


“搞对象啊。”


易烊千玺带着笑容的脸这个时候怎么看怎么不纯情。


“....”


刘志宏顿住,刚刚清醒还有些混沌的大脑突然卡机。耳朵带上了点绯红,带着重庆口音的指责渐渐微不可闻。



救命,对象越来越饥渴了怎么办!


半夜翻出188天团,被宋居寒小奶狗一口毒奶毒死了……